拼多多創始人、董事長兼CEO黃崢隨同年報發布了股東信,這是2018年以來黃崢連續發布的第三封年度致股東信

黃崢發布2020年度致股東信:新生之時

來源:拼多多  |  作者:黃崢  |  閱讀:

今夕何夕?

 

今年2月,COVID-19作為一個新詞匯在全球家喻戶曉,并顛覆了我們的日常生活。就在我書寫這封信的時刻,世界上仍有一半的人蝸居家中,無助地等待著引發全球危機的小小病毒盡快消失。等待之初,我們急切盼望生活能夠重回正軌;而越來越漫長的等待,則讓我們逐漸忘記了時間。

 

今天,我們正身處怎樣的時間之中?時間又究竟是什么?

 

對人類來說,這是一個危機的時刻,流言和混亂四起,人們因不同的理念意見而產生分裂,甚至是對抗。這是一個百年不遇的特殊時刻,不過也許它也只不過是歷史長河中一個再平常不過的片刻。

 

病毒是大自然向人類派出的危險“信使”。出于生存本能,我們竭盡所能地調動自身的機體能量與之對抗。這種對抗的副產品是傷及自身甚至致命。很快,激戰從單個生物體蔓延至整個社會有機體,不同大小不同類型的公司、政府和國家,都在用自己的方式對抗這一威脅,其副產品也是不可避免地傷及自身。

 

這一切只是源于一個幾乎看不見,離開宿主都無法復制的病毒。一個攜帶了一些信息(RNA)和很少能量的小小“信使”而已。這和數十年來我們擔憂的原子能威脅形成了鮮明的對比。一朵可以升騰出巨大能量的烏云,與自身幾乎毫無能量的“信使”,誰會給人類造成更大、更持久的危害?

 

這真是如幻如夢…… 這是大自然給我們的一個啟示?一個教導?抑或是對我們的懲罰,還是救贖?也許,僅僅是大自然和人類開的一個小小的玩笑?

 

新生之時

 

當愛因斯坦寫下他著名的方程式 E=MC²時,他優雅地(某種意義上,也可以說是傲慢地)描繪了他腦海中的物質世界。但他并沒有解釋那描繪物質世界的精神世界與客觀物質世界之間的關系,也沒有解釋能量與信息之間的關系。

 

今天,全世界都處在一種常規的反常中。成萬上億的人被迫困在家中,與親朋好友分離。然而,我們又同時通過某種精神和情感連結在一起。這種關系也影響著我們所能感知到的物理世界。虛擬世界和物理世界之間的邊界前所未有地模糊,我們開始看到(而不僅僅是想象)一個新的世界正在走來。

 

或者,更精準地說,是一個全新的人類世界正在走來。在這個新世界中,“虛擬現實”一詞已經過時?,F實和虛擬可以相互轉換,現實變得虛幻,虛幻卻是現實一種。同樣,人類物質與精神需求之間的分別也愈發模糊。

 

當這個微小的病毒進入人類世界時,它就像試管中的催化劑一樣,加速了新世界的形成。過去世界的某些維度在被重構,一些規則也在被改寫。這股席卷全球的力量將從根本上永久地改變我們所生存的世界。就像我在前面兩封致股東信中解釋“拼多多的誕生”時所述,新物種將會以和從前完全不一樣的樣子在新的土壤中孕育和生長?,F在,正是世界萌發新生,重新構建的時候。

 

感受時間

 

1. Time with an arrow/direction (時間的方向)

 

人類一直努力地用我們所掌握的邏輯和原理,試圖理解和控制世界。在許多事情上,我們確實成功過,比如科學。在科學的世界里,我們試圖從客觀物質世界里抽離出來,以超然的上帝視角來進行“客觀”的觀察、理解,并通過有限的方程式來定義這個客觀物質世界。在這樣的框架中,時間變成了方程式 -t = (-)t 中的一個可逆參數。它只是描述物體在按預定軌跡運動的方程式中的一個參數而已。

 

但是,當一個渺小的病毒把我們從幻夢中驚醒,我們發現人類并沒有凌駕于世界之上,僅僅是這個被觀察的世界中的一個可忽略不計的組成部分而已。我們唯一能做的,是停下手中的一切,等待時間流逝,感受時間流過的痕跡。

 

我們進而意識到,時間很可能不應該是方程式中的一個可逆參數,它更像是一個不可逆的向量。它是一股強大的有方向的力量,默默地驅動著我們所見所感的一切事物。無論我們多么固執地渴求著對稱和永恒,時間總是在不斷制造著世間種種的不對稱、不可逆以及死亡。

 

熱力學第一定律(?U = Q-W)給予了我們一定的控制感和確定性,而熱力學第二定律(?S> = 0)又使我們謙卑地認識到有另外一種存在,在力和質量組成的物理世界之外。熵(S)與信息有關,我不確定熵是否連接著精神世界,但它確實可以幫助我感受和理解時間。時間不應該只是物理世界里一個可逆的變量,或是孤立的存在于精神的想象,沉默而永不停息的它更像是在物質和精神世界表象背后的那股強大的有方向的不可逆的驅動力。

 

2. Time, crowd and uncertainty (時間、人群和不確定性)

 

當牛頓最早揭示F = M(dV / dT)時,它讓我們有了“可以控制世界”的錯覺,或至少給了我們可以掌控力量的某些理解和暗示。我們不再感到擔心,因為每個物體都可由其位置、質量、速度和作用力來計算出軌跡。我們假設每個物體的過去的所有歷史都已經被其當前狀態所完全包含,并且每個物體都是獨立的。在這樣的假設下,大量物體之間的大量交互隨著時間的推移將變得愈發復雜、混亂,也會表現得不確定和隨機。時間之矢好像創造了混亂和不確定。而所謂概率,是對大量相互作用下的確定性的物體的軌跡集合的一個近似統計描述。

 

但是,當我們被隔離在家中,在焦慮和不安的情緒中等待時,我們開始懷疑“每個物體之間的相互獨立性”是否真的是我們在試圖理解和解釋世界時的一個正確的假設。在我們對確定性的渴望中,我們選擇性地接受了諸如“物體間的獨立性”這樣的簡單假設,以幫助我們解釋復雜的世界。我們的渴望是如此的強烈以至于讓我們開始相信這就是真理。

 

但是,如果概率和隨機性本來就是每個物體的天然屬性呢?如果大量的物體在本質上就是相互交織和關聯的呢?就像我們的人類社會一樣,無論每個個體有多獨立,我們都在真實和虛擬的世界中,通過相互關聯而定義自我的存在。由于物體存在這些內在聯系,試圖屏蔽物體之間的關聯,研究孤立個體的方法也就不再能夠那么有效。相反,我們看到,時間推移下的個體間大量互動反而成為一種為社會和世界帶來秩序和確定性的力量。我們再一次感受到了時間的力量和魔力。

 

把握今朝

 

當新型冠狀病毒席卷全球時,每個機體都不得不面對大自然帶來的殘酷挑戰。相對年輕的人或許心存一些僥幸與慰藉。這并不是說我們要在“危”中討巧得利。任何妄圖趁人之?;蚶寐┒词棺陨硎芤娴南敕?,在時間面前顯得異常愚蠢,無異于一個狂妄的賭徒試圖在賭場上贏過時間。

 

相反,我們感受到了需要更加努力工作的沖動和動力。這是因為我們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理解和珍惜寶貴的青春。我們越發意識到我們應盡的責任。我們需要證明我們這一代人的與時俱進和與以往不同。在這個新世界中,新物種和新生物必將誕生并茁壯成長。

 

大自然的蓬勃發展和趨勢不會因為任何個人意志而改變。理解這些自然規則不應該讓我們感到優越,更不可能讓我們有能力統治自然。相反,這使我們能夠謙卑地認識和承認,我們只不過是世界自然演變過程中的滄海一粟罷了。

 

恰如一位詩人寫道:“我冷眼向過去稍稍回顧,只見它曲折灌溉的悲喜,都消失在一片亙古的荒漠。這才知道我的全部努力,不過完成了普通的生活。”

 

帶著這樣的視角,我們既感到無比的謙卑和平靜,又無比感恩于擁有的寶貴青春和擔負著的重大責任。因此,我們將更加堅定地投資未來,努力建設面前的新世界。在這新世界中,我們的美好旅程才剛剛開始。

 

黃崢謹代表拼多多

2020年4月20日

Tags:  黃崢 拼多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