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以來,劉強東不斷卸任京東系公司高管,與京東進行“切割”;與此同時,京東赴港二次上市的傳聞也不斷涌現

京東上市傳聞背后:明州案懸而未決 千億投資流出亟待回血

來源:中國科技新聞網  |  作者:中國科技新聞網  |  閱讀:

中國科技新聞網4月29日訊(成方)劉強東明州案陰影重現。

4月28日,國內媒體披露的美國明尼蘇達法院判決書顯示,當地時間4月27日,法官否決了京東公司要求解除劉某堯針對京東的起訴。

據悉,在此前的2020年1月28日,京東曾遞交一項動議稱,涉嫌性侵是劉強東的個人行為,要求撇清京東公司的連帶責任。

中國科技新聞網注意到,2020年以來,劉強東不斷卸任京東系公司高管,與京東進行“切割”;與此同時,京東赴港二次上市的傳聞也不斷涌現。

01

傳聞或成真。

4月29日,據路透社引援知情人士消息稱,中國電商巨頭京東已秘密提交上市文件,預計最早6月在香港二次上市。

知情人士透露,京東可能出售至多約5%的股份,根據周一京東收盤時670億美元的市值表現,京東在香港上市可能籌集約34億美元。

該消息傳遍網絡后,卻傳來了京東的回應:不予置評 。

不過,該消息獲得了國內媒體的佐證。4月29日中午,《證券時報》報道稱,據參與京東赴港上市的消息人士向確認,京東目前正在安排赴港上市事宜,且已向港交所提交了上市文件。

針對有媒體報道京東擬發行5%股份募資規模250億港元適宜,《證券時報》引述上述消息人士的評論稱,

“我們今天早上正在討論該事件,市場傳言的募資額都還沒確定,至于上市的SIZE(規模)要視乎市場環境而定,希望疫情好轉之后募資額會更高一點。”

據悉,京東回港上市選擇瑞銀以及美銀美林為主要承銷商,目前投行正在牽頭京東回港上市事宜。

02

京東,或許正需要上市的這一筆資金。

據京東發布的2019年報披露,截至2019年末,京東總資產2597億元,總負債1750億元,資產負債率67.38%,并不算低。

事實上,京東商城的最主要運營主體——北京京東世紀貿易有限公司(簡稱“京東世貿”)的數據,或更有說服力。

京東世貿2020 年度第一期疫情防控債募集說明書顯示,2016年至2018年間,京東世貿負債總額分別為975.84億元、1401.23億元以及1388.65億元,資產負債率分別為90.21%、89.19%以及86.08%,居高不下。

而截至2019年三季度末,京東世貿負債總額1380億元,資產負債率雖有小幅下降,仍高達80.39%。

需要注意的是,京東世貿的負債以流動負債為主。數據顯示,2016年至2018年,京東世貿流動負債占總負債的比例分別為96.97%、96.5%以及99.56%。而在2019年三季度末,該比例仍高達98.42%。

流動負債高企,僅是京東世貿對充?,F金流需求的側影,而在投資端,京東世貿對資金的缺口更為迫切。

上述債券募集說明書表明,2016年至2018年,京東世貿每年度投資活動產生的現金流凈額分別為-76.71億元、-260.2億元以及-49.16億元。而在2019年前9個月,京東世貿投資活動產生的現金流凈額為-233.1億元。

按此測算,在過去的3年零9個月期間,京東世貿投資活動現金凈流出約620億元。

回到京東母公司,事實上,根據京東2019年報披露的數據,京東整體投資活動現金流也在持續流出。

截至2019年12月31日,京東投資活動現金凈流出253.5億元。

中國科技新聞網查詢Wind發現,2012年至2019年期間,京東投資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全部為負,累計高達-1218億元。

不僅如此,Wind統計顯示,2012年以來,京東僅在2019年實現凈利潤盈利,其余年份均為虧損。將2019年盈利抵消后,京東在過去8年間,累計虧損仍達117億元。

03

劉強東的2020年,同樣不清閑。

2020年以來,劉強東頻繁卸任京東系公司高管。有媒體統計顯示,劉強東在年內已從47家公司卸任,包括京東體系尤為重要的京東商城、京東物流、京東數科相關職位和法人。

劉強東有意與京東運營主體“切割”,不排除是為了最小化給京東在資本市場的舉動造成的影響。

不唯如此,劉強東還頻繁以慈善的行為,在媒體“造勢”。

4月22日,有媒體報道稱,劉強東宣布向智利捐贈80萬只口罩等醫療物資。

4月28日,京東集團董事局主席兼CEO劉強東及京東宣布向瑞士捐贈80萬只口罩和其他醫療物資的消息再度刷屏。

一面是涉性侵案而引發的人設崩盤,一面是高調慈善重塑商業形象,劉強東此舉,無疑是在對沖明州案件對京東的影響。

問題在于,劉強東和京東,會雙雙如愿以償嗎?